钤红,是他永不割舍的印痕

----叙述青年篆刻家马宏伟坚守的麦田及对文人画的一点思考

邹紫楠


    

马宏伟简介: 马宏伟,甘肃甘谷人,字鼎梅、朴铁,号左刀客,斋号铁石斋。师从陇上著名金石书画家骆石华、翟万益、郑铁林、秋子诸先生。擅长书法,工篆刻还兼能山水。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一石印社副社长。

    “用友谊的手推开夏天的门,遮住阳光的炽烈。穿过四级的祈祷,在清爽中欣赏着散步。”这是我二十年前写的一段话。时间旧了,文字仍然令自己心动,我喜欢为自由而战。突然间,那些锈迹斑斑的战国鎏金铜印、银印、玉印、秦汉古玺;醒目的何震“听鹂深处”、丁敬“上下钓鱼人”、邓石如“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徐三庚“桃花树屋”的钤红渐入眼帘;还有吴让之、吴昌硕、黄牧甫、王福广、陈巨来、齐白石、来楚生等大家也一一走下篆刻神坛。诚如赵之谦说:“古人有笔又有墨,今人但见刀与石。”那就借此因缘,叙叙青年篆刻家马宏伟坚守的麦田及对文人画的一点思考吧! 操刀生韵造极巅,至臻美妙总茫然。气息浑穆篆势宏,凝练惊动万里天。昆刀截玉自然路,刚柔爽利红黑殊。支离错落贵天真,脱俗超凡印痕图。 明周兴原《印说·兴刻》中言:“有佳兴,然有佳篆,然后有佳刻,佳于致者,有字中之情,佳于情者,有字外之致。”

    和马宏伟有三次见面机缘,喝过两次酒。酒醒了,细翻《人文收藏》及众多报刊见其作品品赏一番。 一是足见其深厚功底的细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