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慧与秦源文化

余剑锋


    “想钱的时候,睡梦中都在数钱;钱够用了,痴迷秦源文化远胜于当年爱钱。” 文慧君如是说。 文慧君在山东烟台经营着一家医药公司,生存状态亦然是经商,社会角色亦然是商人。但是,心儿却牢牢地守望着远方的故土天水,精神追随着远去的先祖秦人,灵魂寻觅着散落的秦源文化。

秦源三部曲

     “秦源”一词,最早见于马汉江﹑赵居平著的《秦源记事》一书。2011年赵文慧的《魅力秦源》一书出版,“秦源”一词引起专家﹑学者关注。“这是作者创造的新词,专指甘肃的天水﹑礼县﹑西和及其周边地区这一极有地域特色的古秦民俗文化圈。”(柯杨语)秦源“是个人文概念,当指秦族﹑秦国或秦史﹑秦文化的起缘。”(祝中熹语)其后,“秦源”一词被专家﹑学者认可并广泛应用。“秦源”,是文慧对秦文化的基础认知。他1974年出生于秦人发祥地的一个小山村里,即今天水市秦州区秦岭乡虎皮沟村的柳树地,从小受到秦文化的浸泡与薫染,无意间从灵魂深处长出了“秦源”一词。从此,“秦源”在他血管流动,在他心头萦绕,在他脑际回旋,与他相伴至今。52011年,文慧出版了洋洋67万字的《魅力秦源》,全书八辑三十余节,厚如一方砖,比较系统地记录和整理了秦源这一文化区域的风土民情与民俗文化,受到秦文化研究者和民俗专家的充分肯定。 时任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的柯杨先生撰文评论,《魅力秦源》是“地方志的重要补充,传统民俗文化的翔实记录,作者对秦源文化研究成果的初步汇总。”曾编撰过《早期秦史》、《甘肃通史·先秦卷》的著名秦史专家祝中熹在该书序言中写到,“文慧君毕业于财经类大学,从事商业经营;但他并未因此放松自己的文史修养,舍弃自己的学术追求。完成这样一部内容广博﹑事涉古今﹑俗中见雅的作品,没有较深厚的学识和敏锐的思辨能力作支撑,几乎是不可能的。”


    唯有个中人,方知著书立说绝非讨巧之事。 一部《魅力秦源》,仅案头工作就耗费了文慧整整六年光阴。资料的搜集﹑记录与汇总,约有五十多个春秋,从读小学识字便开始了。在文慧眼里,爷爷什么都懂,村里的红白喜事,逢年过节,总要请去主持当总管,很受人尊重。爱凑热闹的孩童,耳濡目染,了解了一些乡俗民规,懂得了一些规矩礼仪,学会了一些小曲山歌——这些,是那个年代﹑那个叫虎皮沟的山村里﹑大人小孩仅有的文化娱乐活动。特别是过年,那是村里最热闹的一段时光。每当这个时候,文慧总会把看到的﹑听到的记在小本子上,反复翻看,认真保留。 当老师的兄长时常提醒他,“你记了一些山曲野调,考试不出这样的题,有啥用!”文慧懂得这话有道理,他也不知道记这些有啥用,就是觉得有意思,就是舍不得放下。 上了中学,文慧更爱学语文﹑历史和地理,高考时他想报文科院校,但家里人出于生计考虑,让他学会计,毕业好挣钱养家,便上了陕西财经学院,学了会计专业,毕业后分配到山东一家医药公司当出纳员。工作虽说不累,但挣钱太少,他调换当了药品推销员。“那时最爱钱,睡梦中都在数钱。一个外地小伙,没钱又没房,谁放心把女儿嫁给你!” 通过几年拼搏,文慧以诚信赢得了客户,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在山东烟台买了房,娶妻生子,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这时候我发现,其实自己不是一个好商人,最爱的不是钱,而是秦源文化。”2011年,出资10万元,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魅力秦源》,回天水老家举行了研讨会,请专家学者评点,悉数赠送他人,未收分文。


    “这是一本大杂烩,谈不上研究,学术价值不高。”事后,文慧如此审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 此后数年,文慧完成了《守望秦源——天水方言词语考释》(上﹑中﹑下三册),150余万字;《文化秦源——虎皮沟方言词典》,60多万字,主要对秦源这一文化区域的“老话”本字进行了严格的考释。两部书已通过中华书局审定,即将付梓出版,与《魅力秦源》构成秦源三部曲。

拜师钱曾怡

    文慧曾多次致电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山东大学文学院钱曾怡教授,表达了向她求学的愿望,但多次被钱教授婉言谢绝。也许,钱教授真的很忙,因为她是博士生导师,全国方言学会理事;也许,钱教授不会相信,在物欲横流的当下一个商人会对文化如此崇尚;也许,钱教授更不会相信,一个商人会对家乡文化如此眷恋;也许,钱教授永远不会相信,一个商人会对方言如此酷爱,如此痴迷;也许,钱教授认为骗子找上了她的门…… 《魅力秦源》的研讨会,文慧没有因一本书飘飘然,反而使他更加畏惧,那些中肯的批评意见总在脑际萦绕,挥之不去。他曾向霍松林﹑柯杨﹑祝中熹﹑安德明﹑赵逵夫﹑陈忠实﹑雷达、吴文科等多位全国著名专家﹑学者﹑作家求教,虽说弄懂了一些具体问题,但知识还是碎片,没能确立起体系。他想考方言学研究生,苦于难过英语关。因此,他想与那些青春年少的研究生一起,去蹭钱教授的课。 2012年的一天,文慧专程去济南市求见钱教授。走进山东大学,到了钱教授楼下,致电谎称:“今日出差,顺便看看您。” 钱教授让他“等候片刻”。 进了教授的家门,文慧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仰望已久的教授,而是几名魁梧的男子汉。心里明白,这位大半生研究方言的老太太,唯恐自己无法与一个“骗子”论清道理,在他“等候片刻”时,唤来了自己的研究生。文慧急忙从包里拿出《魅力秦源》,双手递向教授,并深深鞠了一躬。2教授翻阅了几分钟,“你叫赵文慧?” “对。” “这本书是你写的?” “就是,老师。”文慧答。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钱教授的眼睛亮了,“人家是经商的,能写出这样一本书,我们专门写书的人也未必能写出来。” 从此,赵文慧成了钱曾怡教授的学生。钱先生用较长时间翻阅了《魅力秦源》,与文慧进行了多次深入讨论。先生认为,秦源是秦人的发祥地,是秦文化的源头,研究秦源方言对于研究秦文化具有重要意义,不宜与民俗混为一谈,不宜太杂,不要铺得太开,要专。先生强调,研究方言,必须精通音韵学,训诂学,文字学,语言学,这是研究方言的钥匙。要掌握国际音标,用国际音标为方言注音,才能打开门户,面向世界,才有学术价值。“你若真爱方言,要当我的学生,我必须把你像我的研究生一样要求,这是一件枯燥且十分辛苦的事,要有思想准备。”文慧十分感动地向先生致谢,极其慎重地向先生承诺:“老师,我能做到!” 有一些课程,文慧在先生指导下学;有一些,在先生课堂上学;有一些,跟着先生的博士生学。 有一次,文慧把一段研究方言的片段发在了微信圈里,没想到被先生看到了,打电话警告文慧,“注音的方式不对!要严格按照音韵学的要求来做。”文慧解释,“为了让普通朋友能看懂……”“学术不能庸俗化!”《守望秦源》与《文化秦源》,就是文慧在钱曾怡先生指导下完成的。 依然靠经商维持生计的文慧,没有成货币的奴隶,没有被金钱捆住手脚,他更像一个学生,敬畏老师,更敬畏文化。

三﹒回望秦公簋

    近日,文慧在朋友圈内发了许多与秦公簋有关的微信。《天水出土秦公簋与礼县大堡子山出土秦公簋一样吗?》,配有两簋的图片与铭文;《“民国才女”冯文凤节临〈秦公簋铭〉》,配有扇面篆书,且有“冯文凤,中国近现代著名书画家”等文字;《秦公簋考释》等等。一经留意便会发现,有关秦公簋的信息在他的微信里还有一些,而且出现的频次较高。可以看出,文慧又在关注秦公簋。

    秦公簋,春秋时秦人祭器,因铭文连读多达105字(其中合文1,重文4),秦汉间刻字18,成为研究秦早期文化的重要实物,一直受到国内外学者高度关注。近百年来的研究者,对很多问题也未得出一致结论。 争议最多的是铭文中的“十又二公”,应当从哪位秦公算起。其次是铸造年代,也有多种观点。再次是出土地,今人多以冯国瑞《天水出土秦器汇考》中“天水西南乡”为据,具体为今天“天水市秦州区的秦岭﹑杨家寺二乡与礼县红河乡相交处的庙山顶端”或“梨树坡庙山”云云,且有“放羊老汉挖出”之故事;那么,庙山为何至今尚未发现别的秦人器物?如此“重器”,怎能孤立存在?即使秦公簋现藏于何处这样简单的问题,也有谬误。2004年出版的地方志称,“现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而早在2003年2月28日,中国历史博物馆与中国革命博物馆已合并为“中国国家博物馆”。9诸如此类的疑点,是文慧大量阅读研究论述时发现的,也是他汇编《民国初天水出土秦公簋考释汇丛》一书的动因。他不可能找到问题的所有答案,但要把散见于各种报刊的研究成果汇总成册,给关注秦公簋的人们一个总貌,为后续的研究者提供较为翔实的参考文献。 文慧前往多家图书馆,查阅文献,阅读理解,摘抄记录,彼此印证,发现疑点,遍访名贤,探听究里,网上发现,重金购买。历经数年,收集现当代研究秦公簋的论文一百余篇,名家临习秦公簋铭文之书法作品二十多幅,自己撰写了2万多字的《秦公簋研究史》一文。对于研究者最为关注的“十又二公”之争论,文慧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十二公应为“秦襄公、文公、靖(静)公、宁(宪)公、武公、德公、宣公、成公、繆(穆)公、康公、共公、桓公”。

    对于秦公簋制作时间,与天水﹑陇南学人的“襄公说”相右,认为应为“秦景公时期”锻铸。他认为,“从秦公簋(民国出土)的器形可以看出,与大堡子山秦先公陵园出土的被称为‘秦公簋’的器形迥然不同。如果说大堡子山的簋是襄公或者文公时期的器物,那么民国时期出土的簋的制作时间显然比它晚得多;从纹饰来看,也不是同一时期,该纹饰是春秋中期偏晚;从铭文来看,春秋早期出土的秦器物,例如大堡子山出土的襄公簋或者文公簋铭文均较短,只有“秦公作宝簋”5字,而民国秦公簋铭文长达104字,显然该簋系后出;另外,该簋铭文均由印模打就,青铜器的此种制作方法,仅见此例,春秋早期无有这种工艺制作水平;铭文字体整饬严谨,微曲中求劲健,表现出强悍雄风,成为热血与力量结合的真实缩影,也是春秋中期偏晚秦国的传神写照。《秦公簋》与《石鼓文》一起,为后来秦始皇时期秦篆的产生奠定了基础,亦对后来篆书及其他书体的创造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对于秦公簋的出土地,他与“庙山说”也有差异。 “天水西南,即今秦州区秦岭乡与礼县红河乡交界处的王家东台附近,这与早期秦文化项目组确定的“六八图——费家庄”遗址有关联,二者相距不远。”应在这一区域。 50余万言的《民国初天水出土秦公簋考释汇丛》,汇编工作已经完成,亦然文慧自费,即将由中华书局出版社出版。 5年完成4本专著,这是远在他乡为商的文慧君的作为。因为,他深深地爱着秦源这片土地,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的古老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