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瞩目的天水女人

——《中华情》总导演、制片人郭霁红

 郭霁红,甘肃天水人,中央电视台高级编辑,《中华情》总导演、制片人;北京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双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获得中国电视文艺最高奖“星光奖”一等奖;国家对外宣传“彩虹奖”特等奖。连续七年担任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总导演,开创了“全息山水景观晚会”的电视导演手法,2010年捧得第43届美国休斯顿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最佳作品、最佳导演金像奖。曾参加四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编导组工作,三届元旦晚会总导演,策划执导首届海外华人华侨春节联欢晚会、奥地利金色大厅新春晚会、北京奥运会吉祥物长城发布晚会、海峡论坛开幕式晚会、东盟博览会闭幕式等大型活动和晚会,被媒体誉为“中国新生代电视导演的先锋派代表人物”,获得2010年中国网络人气明星奖。

她,曾连续四年担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助理导演、副导演;她,于1996年担任中国首届海外华人华侨春节联欢晚会《祝福你,中国》总导演;她,从2005年起,三次担任央视全球现场直播元旦双语晚会总导演;她,自2004年起,连续七年担任央视全球现场直播中秋双语晚会总导演…… 她,倚借强烈震撼的视觉艺术和唯美细腻的个人风格,开创了“全息山水景观晚会”的电视导演手法;她,运用时尚现代的导演格调,打开了中国电视文艺对外传播的新局面;她,用文艺晚会向世界展示了当代中国的崭新形象,并捧得休斯顿国际电影节的最高奖…… 她,就是中国首位新生代电视文艺女导演、央视综艺栏目《中华情》的总导演兼制片人——郭霁红。

新闻之梦因“二胡”转向文编

从读小学到报考大学,郭霁红从未想到,自己的将来会跟电视沾上边。郭霁红出生于西北的书香门第。父亲是教历史的,母亲则是搞文科教育的。在郭霁红幼时的记忆里,“家里到处都是书”。在这样书卷气浓厚的家庭里长大的郭霁红从小就喜欢文学,热爱写东西,而且读初中时,还获得了全市作文比赛一等奖。考虑到自己的文学功底比较不错,读高中面对文理分班,郭霁红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文科。 “我小时候的志向是想当一名女记者,我觉得女记者挺神气的。”郭霁红说,做一名女记者是她从小的志向。而且,在那个年代,新闻专业也是文科里的三大热门专业之一。后来,高考填报志愿,她毫不犹豫地填报了新闻系。然而,一项偶然的特长,却让她的人生轨道偏离了记者,偏向了导演。 上小学时我们的学习不是很紧张,可以选择一个特长,我学了二胡,还参加了学校的文艺宣传队”,郭霁红想都没想到,就是这二胡的特长,让她的人生有了新的方向。 “当时高考报志愿时,我报的是新闻专业,可在兰州高考选录面试的时候呢,面试老师看我材料里报的是新闻系,还会拉二胡,老师就说,‘你文笔不错又会拉二胡,就转学文编吧!’我说,‘文编是干嘛的?’他说,就是文艺编导。因为当时文艺广播比电视影响力要大,在当时的条件下,电视是个稀有物品,所以广播是最普及的,当时中央广播电台影响最大。广播里像广播剧、电影录音剪辑,还有音乐欣赏等这些鉴赏性的文章都是文艺编导写的。听老师这么一说,我就把志愿从新闻系改为了文艺系。”谈到当年报考志愿,郭霁红说:“选择文艺编导这个专业确实有些偶然,但是能在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并有所成就,还是离不开扎实的文学功底,以及发自内心的对文学、艺术、历史的热爱。” 其实,还在郭霁红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就对广播员满怀羡慕。“那时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每天早上六点半,大喇叭里都会传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那熟悉、清晰、浑厚、响亮的声音。”那个时候她常常想,如果有一天能去广播电台当个主持人,就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了。“毕竟,如果到时候毕业了进不了电视台,去广播电台也是很不错的选择。”郭霁红说。 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是中国广播业的疲惫衰退时期,也是电视业的速崛腾飞时期。郭霁红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从北广毕业。迎接她的,是无数次大型文艺晚会的历练以及在央视漫长的等待,等待着蓄积勃发。 央视2014春晚,总导演团队实行公开竞聘机制。2013年7月,当外界猜测“谁将执导2014央视春晚”的新闻被炒得沸沸扬扬之时,郭霁红首当其冲,成为全民拿来PK冯小刚的头号人物。其实,早在24年前,也就是1989年,郭霁红就已经开始近距离接触春晚了。只不过那时尚未毕业尚显青涩的她,还游走在场面调度、灯光舞台的设置等微小的环节之中。

从辅佐“春晚”到掌舵“秋晚”

对于当时以总成绩第一名的成绩从北广顺利毕业的郭霁红来说,被分配到中央电视台文艺部工作,是理想的选择,但是当她的大学同学在地方台拿起指挥棒“进入状态”,成为大型晚会的总导演时,颇为要强的郭霁红,还依然是春晚导演组的副导演。 这样的日子让风华正茂满怀理想满腔激情的郭霁红有些心浮气躁。然而,就在此时,她的人生又出现了拐点。 “那时我遇到了台里的一位资深导演,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电视是一项实践性累积性的工作,耐性和韧劲很重要,不要攀比,平台不一样。”郭霁红一边琢磨着导演对她说的话,一边慢慢沉下心来苦练基本功,从摄像到编辑,从文字到策划,她让自己像海绵一样,竭尽全力心无旁骛地从实践中吸收积累丰富的电视编导技巧。 1991年,郭霁红和毕福剑搭档做春晚副导演。作为当时春晚仅有的两名副导演,他俩成为总导演们的左膀右臂。 做了两年春晚副导演的郭霁红,恰逢1992年央视四套国际频道开播。由于当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在祖国大地上迈开稳健的步伐,外加通信技术尚不成熟,当时的四套信号覆盖率很低,在国内几乎看不到,即使是在当时重点覆盖的香港和台湾,也只有少数地区可以收看到。不仅如此,由于新频道开播,急缺经验丰富的新闻工作者,用郭霁红的话讲,就是“连找个人派出去采访都难”。然而,就是这样筚路蓝缕艰苦卓绝的条件,当时的郭霁红果断放弃机会众多的文艺部而毅然决然地来到央视四套,成为央视四套国际频道文艺节目的执牛耳者。 1993年3月,中央电视台在厦门举办了首届“海峡之春演唱会”,郭霁红出任总导演,在厦门现场直播国际频道第一台文艺晚会《海峡之春——两岸歌会》。这次独立执导,既让该晚会荣获第八届国家电视文艺“星光”提名奖,也开启了她电视事业的全新起点。 中央电视台做大型直播晚会,除了像奥运会、世博会这类的非常态节目,每年固定不变的,就是春节晚会和半年之后的中秋晚会。“元旦晚会也每年都做,但并不并机直播,而且播出时间也偏后。一套覆盖国内的综合频道和四套覆盖全球的中文国际频道以及九套英语国际频道,一四九这三个频道并机直播的晚会,只有春晚和秋晚。”郭霁红说,2004年,受领导委派,她开始指导秋晚工作。 “我一直记得导师的教诲。记得一次作业写一篇散文并进行配乐录制,我写的文章情感细腻,辞藻比较华丽,后来导师对我说,辞藻的堆砌是很空洞的,你可以用华丽的辞藻,但应该服务于你表达的思想。好的散文应该归纳出一些哲理的东西,看完后让人有一种感悟和启迪,文章应该有一个‘魂’。所以直到今天,我在做文艺晚会时总不会忘记这个‘魂’字。”在被问及做节目的心得时,郭霁红提到了这个至今影响着她的“魂”字。也正是在这种理念的影响下,初次接手秋晚的郭霁红清楚地意识到,与春晚相隔半年的秋晚,不能做成“小春晚”。 “每年正月十五的元宵晚会就是一个小春晚,是春晚的附属晚会,用来公布评选出的春晚上最好看的歌舞节目相声小品之类,春晚和元宵晚会是配套的。而中秋晚会,有它独特的个性和存在的必要。”郭霁红说,中秋节需要的是团聚的气氛,但并不一定非得千里迢迢万里迢迢回家围坐一桌。“中秋节是一个温情的节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因此,晚会的氛围特别重要,同时浓浓的乡情乡愁便于联络海外华人华侨的情感。” 因为做过春晚副导演,郭霁红非常清楚指导晚会的思路以及整个晚会的运作和操纵过程,这让她对秋晚承载的意义以及节目的目标观众认识深刻。“除了明确地意识到秋晚区别于春晚外,我还要考虑晚会的目标观众。”郭霁红说,负责秋晚的央视四套,其目标受众群就是海外的华人华侨,以及喜欢中国想要了解中国的外国人。 要让外国了解中国的现状,就要把真实的中国反映给外国观众。当然,秋晚是一四九并机直播的,因此,也要考虑占相当大比重的中国观众。经过缜密的思虑,郭霁红决定将现场搬出演播室,用文艺的方式让大家目睹真实的中国。“不能让观众有虚假的感觉,就必须现场的歌舞融入真实的山水景观景象中。” 2004年9月28日,上海黄浦江畔,央视2004年中秋晚会——“浦江月?中华情”大型直播晚会的主会场,像一艘蓄势待发的大船,停靠在黄浦江边,和浦东的摩天大楼交相辉映。月圆之夜,海内外的流行巨星和杰出华人华侨欢聚在明珠塔下,形成世界华人真情相融的中秋大聚会。 由郭霁红执导的“浦江月?中华情”这场全球直播的中秋晚会,在成功吸引世界目光的同时,开始将中国晚会逐渐推向世界舞台的巅峰。 从春晚到秋晚再到元旦晚会,从副导演到总导演,央视各类节庆的大型晚会她都曾执导过,但在全国所有文艺演出的导演中,也只有郭霁红把晚会带到了国际电影节上,并且拿到了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的最高奖项。

把中国春晚推向世界舞台

美国当地时间2010年4月17日24时,已经在观众席中静坐着等待了4个多小时的郭霁红,一袭红裙登上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的领奖台。她作为总导演策划、执导的《宜春月?中华情——2009中央电视台中秋中英文双语晚会》一举夺得第43届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雷米金像奖最佳作品和最佳导演两座金像。这个奖项是休斯敦国际电影节跨越电影、电视、新媒体分类的顶级奖项。华人导演李安曾获此奖。 “宜春月*中华情”是唯一获得这一殊荣的电视作品。 然而,这已是她第三次登上休斯敦国际电影节领奖。2006年和2007年,郭霁红任总导演执导策划的《江城月?中华情》和《海峡月?中华情》分别获得第39届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电视文艺类最高奖白金奖和第40届的评审团最佳导演奖。 休斯敦国际电影节成立于1961年,是北美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具有评选性质的三大电影节之一,也是史蒂芬?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科恩兄弟等世界著名导演的作品首次获奖的电影节,被誉为“明星导演诞生地”。 第43届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共有来自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作品参赛,其中电视作品1500多部,世界许多知名媒体如BBC、NBC、CNN以及法、德、日、韩等国的电视机构都参加了角逐。提到“中华情”的三次获奖,评审团一致认为:“该晚会以令人惊叹的浩大场面、令人赞叹的艺术创造力,打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现场效果。”“历年‘秋晚’获奖晚会都反映出其电视技术的日臻纯熟,本届晚会以杰出的创意水平将中国古典文化与中国式的建筑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更加具有艺术的感染力,是一部了不起的大制作。” 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主席亨特?托德在接受采访时说,“每次看《中华情》,一开场就能抓住人的眼球,而且每一台节目都有令人赞叹的艺术创造力。” 郭霁红导演的《中华情》系列节目,不仅让休斯敦国际电影节的评审团感到很意外,更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最早,他们并不相信这样大型的文艺晚会是现场直播,认为至少要录制两次才能最后剪接。评审最初看到《江城月?中华情》时,除了得知中国有个中央电视台,更被以黄鹤楼作为背景的歌舞所震撼。 评委们问郭霁红,“你们造这样一个楼,得花多少钱啊?”郭霁红告诉他们,“这是中国很有名的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中国古代就有,我们只是在前面搭了一个水池。”

这种全方位、全信息,巧妙利用实景演出的晚会正是郭霁红开创的“全息山水景观晚会”。 郭霁红说,其实《中华情》系列晚会的成功,除了为全球观众呈现现实中的诗画意境外,还得益于中国大量的电视晚会观众群体。“这些年,中国电视文艺在世界上是非常尖端的,中国晚会的制作量是全世界最大的,”郭霁红说,“美国的晚会没有这么多,他们有颁奖晚会、演唱会、音乐节等,还有就是在时代广场的跨年晚会,但是远远不如中国的豪华。” 在厦门的《海峡月.中华情》中,郭霁红动用了航拍、水下拍摄、陆地跟拍,甚至在电视画面的呈现上运用了虚拟技术,搭建了一座从厦门到金门的斜拉大桥连通两岸。除了在当时厦门的澎湖岛国际会展中心设有遥望台湾的主会场,在鼓浪屿、台湾101大厦下设有分会场,甚至还有一个会场直接放到了游轮上。节目开始时,游轮从鼓浪屿起航,等到晚会快结束时,游轮到达主会场。 从2003年的《中华情》到06年的《中华情——情艺在线》再到10年后的《中华情——音乐版图》,从走出国门的《中华情——民族音乐会》到唱响世界的《中华情——全球华语音乐至尊晚会》,时间的轨道上记载着《中华情》栏目一路走来所经历的尝试与革新。用该栏目组总导演兼制片人郭霁红的话来说,就是——常换常新才能长青。

常换常新才能长青

2003年,是中国极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当无数中国人勇敢地站出来,齐心协力抗击非典的时候,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悄悄推出了一个后来名噪全球的新栏目——《中华情》。 在SARS弥漫笼罩的阴云里,人们压抑已久的内心太渴望激昂明快的曲调了。而这个为了实现联络各国海外华侨情感而创制的新栏目,在它的负责人郭霁红眼里,却升华出了更为深刻的哲思:“音乐,直接而富有感染力,它能有效地表达情感,它易于大众理解接受,它真实记载了历史和心情。于是,我们一开始先全球范围内征歌,征集乡情友情爱情为主题的歌曲。征了四千四百多首后,接着评出来六十多首优秀歌曲,为了增加音乐与听众的心理契合度,我们把新歌分为几期与老歌曲揉在一起,穿插着播放出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系列,为了联络感情,我们在国外,例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每年都去演出,给当地的观众演出,在国内各个不同的城市做演出,也是普及文化历史与民风民俗。” 在开播晚会中,《中华情》首次大面积、异型拼装使用LED、等离子地板、动感CG视频画面、PIGI灯,以及高清晰电视设备录制技术,使舞美、灯光、音响、特效、现场显示等五大要素都得到了充分发挥与融合。 《中华情》一炮打响后,郭霁红看到了高标准给栏目带来的“好处”。在随后举办的系列晚会中,《中华情》延续了“高精尖”的做法。 作为央视国际频道推出的首个面向全球华人的国际性大型歌会,《中华情》在舞台设计、舞美灯光及演出各方面都是采用当时国际最一流的技术和设备。比如演唱会中的水银反射灯是国内演唱会首用的,它能制造出神奇而美丽的光晕效果。郭霁红说,在设计师的精心设计下,灯、光、影、景能够营造出千变万化的意境。

2006年1月30日,随着央视中文国际频道的全面改版,原先以歌会为主的《中华情》被融入了新的元素。 改版后推出的《中华情》分为两大板块,即60分钟的常规栏目—《中华情—情艺在线》与90分钟的特别节目—《中华情》晚会,以“3+1”的方式,每周六晚10点通过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CCTV4)向全球播出。前者是一档全新的以音乐为主的综艺节目,采用音乐竞赛的形式,将歌曲、才艺表演、游戏、互动等各个环节串联在一起;节目在演播室录制,由主持人吴宗宪与嘉宾及现场观众互动的方式完成;后者则依然保持《中华情》原有大型全球华语原创歌曲演唱会的形式,精粹展示内地、台湾、香港、澳门等全球华语音乐雅歌劲曲,在传播音乐的同时,也把当地的文化、音乐、时尚、民族风俗等传播到世界各地。 凭借“高精尖”,出世不久的《中华情》旋即在国内掀起了全球华语音乐狂飙。上海、广州、南昌、武汉、兰州、泰安、潍坊、江苏同里、西宁格尔木、浙江永康、广西南宁等地纷纷留下了《中华情》的“身影”。在获得众多国内电视观众认同的同时,《中华情》也吸引了大量海外华人的关注。 2005年1月,郭霁红携剧组赶赴世界音乐之都——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在著名的金色大厅举办了“中华情?2005海外新年音乐会”,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巨大成功。1000多个座位座无虚席,而且300多站票也卖出,演员三次返场,观众依依不舍。 “《中华情》的定位就是要做全球华语音乐至尊晚会,为全球华语音乐的展示和创造提供最大、最有实力的平台,要创央视流行音乐的国际品牌,为此,节目将继续吸收国外先进时尚的创作元素,继续突出国际化、高端化、精品化、大型化;常态节目方面,将不断根据观众反馈调整节目元素与环节,打造在央视其他频道、其他栏目看不到的综艺节目。”郭霁红说。 2009年2月9日晚21时许,在建的央视新台址园区文化中心发生特大火灾事故,大火持续六小时,此事故系由燃放烟花引起。郭霁红透露,“2010年以后,台里就出了项新规定,考虑到焰火、踩踏等的高危因素,所有的露天晚会都必须回演播室做。因此,我们创新出来《中华情?音乐版图》这个音乐节目。”郭霁红解释道:“一方水土养一方音乐。每个地方的音乐都特色鲜明,无论是曲调还是乐器。我们以音乐为线索把中国的版图给勾勒出来,就形成了音乐版图。例如内蒙的民歌,云南的民歌等等。我们这种音乐节目,线索就是以当地的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主要内容,当地的乡音乡情链接海内外同根同源的民族情结,展示城市、乡镇的特色文化、民风民俗,在主持人的引领下与观众互动表演。

谈及对《中华情》栏目的未来期待,郭霁红略有羞涩地说:“人家国外的很多栏目像红白歌会,一做就有六七十年,而我们中华情刚做了十年多,还是一个小少年,我们希望它能成为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综艺晚会品牌。”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水立方内频出奇迹。夺得两枚金牌的“跳水女皇”郭晶晶公开直言她对水立方的喜爱。“从试衣间出来,我赤着脚忐忑地走出试衣间,然而,当我落脚的那一刻,我发现,这里的石头竟然是软的,而且有温度!”作为水立方的中方女设计师,王敏成就了世界建筑史的奇迹。然而,作为全息山水景观晚会的创立者,郭霁红成就了世界电视文艺史上的奇迹。

给时间留下温暖的记忆

凡是看过郭霁红执导的“中华情”晚会的,都会对这位女导演产生独家且刻骨铭心的记忆。她用电视呈现出来的诗情画意唯美大气,让诸多观者内心泛起波澜。 水,是郭霁红执导晚会中的常见意象。她喜欢在秋晚的舞台上,装点上一片韵味十足的平湖秋月。“用水有三个原因。第一,晚上的水就像是一面镜子,它把同样的灯光舞美量,增加了一倍,这是事半功倍的效果。另外就是水波纹可以摇曳颤动,把本来静止的画面变成有动感的画面,非常有韵律,让人看着心里很滋润。还有就是,中秋晚会时很重要的是要表现月亮,这样天上一个月亮,水里一个月亮,两个月亮就像朋友一样天地对话,会给人一种内心温暖的感觉。”绝大多数的导演都能想到前两个原因,可却不容易想到第三个。正是因为此,他们永远都是大多数,他们成不了唯一。 “春节晚会是在中央电视台的大演播室里举办,所有的录制设备都是事先安装好的。而中秋晚会的直播现场却完全是在露天环境下,直播窗口开在外地,电视转播和灯光音响等设备全部都需要临时安装,无数条电缆线路就在成千上万的观众脚下,但凡有一点儿考虑不周,后果不堪设想……谁能想象开播十几个小时之前,我还披头散发,像头发怒的狮子一样全场咆哮?”郭霁红说,经历过两次晚会直播的小坎坷(一是“浦江月?中华情”时,上海徒有其名的台风,分裂了一次圆满的直播;一是1995年底在美国洛杉矶的帕萨迪纳剧场,“海外华人华侨春晚”直播设备出了问题),工作中的她,只能废寝忘食,全身心投入。“虽然苦得跟驴一样,但是内心非常满足。”郭霁红笑着说。 生活中的郭霁红是个柔情似水时尚爱美的“小女人”,她喜欢浪漫情调,喜欢布置家居,喜欢种花植草,喜欢外出旅游……和她攀谈,你总能感受到一颗未泯的童心,天真烂漫的表情,明媚的笑容,清脆的声音,让你并不觉得她已经是一个国际大导演,好像还是一个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