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瞩目的天水女人

——《中华情》总导演、制片人郭霁红

 郭霁红,甘肃天水人,中央电视台高级编辑,《中华情》总导演、制片人;北京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双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获得中国电视文艺最高奖“星光奖”一等奖;国家对外宣传“彩虹奖”特等奖。连续七年担任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总导演,开创了“全息山水景观晚会”的电视导演手法,2010年捧得第43届美国休斯顿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最佳作品、最佳导演金像奖。曾参加四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编导组工作,三届元旦晚会总导演,策划执导首届海外华人华侨春节联欢晚会、奥地利金色大厅新春晚会、北京奥运会吉祥物长城发布晚会、海峡论坛开幕式晚会、东盟博览会闭幕式等大型活动和晚会,被媒体誉为“中国新生代电视导演的先锋派代表人物”,获得2010年中国网络人气明星奖。

她,曾连续四年担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助理导演、副导演;她,于1996年担任中国首届海外华人华侨春节联欢晚会《祝福你,中国》总导演;她,从2005年起,三次担任央视全球现场直播元旦双语晚会总导演;她,自2004年起,连续七年担任央视全球现场直播中秋双语晚会总导演…… 她,倚借强烈震撼的视觉艺术和唯美细腻的个人风格,开创了“全息山水景观晚会”的电视导演手法;她,运用时尚现代的导演格调,打开了中国电视文艺对外传播的新局面;她,用文艺晚会向世界展示了当代中国的崭新形象,并捧得休斯顿国际电影节的最高奖…… 她,就是中国首位新生代电视文艺女导演、央视综艺栏目《中华情》的总导演兼制片人——郭霁红。

新闻之梦因“二胡”转向文编

从读小学到报考大学,郭霁红从未想到,自己的将来会跟电视沾上边。郭霁红出生于西北的书香门第。父亲是教历史的,母亲则是搞文科教育的。在郭霁红幼时的记忆里,“家里到处都是书”。在这样书卷气浓厚的家庭里长大的郭霁红从小就喜欢文学,热爱写东西,而且读初中时,还获得了全市作文比赛一等奖。考虑到自己的文学功底比较不错,读高中面对文理分班,郭霁红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文科。 “我小时候的志向是想当一名女记者,我觉得女记者挺神气的。”郭霁红说,做一名女记者是她从小的志向。而且,在那个年代,新闻专业也是文科里的三大热门专业之一。后来,高考填报志愿,她毫不犹豫地填报了新闻系。然而,一项偶然的特长,却让她的人生轨道偏离了记者,偏向了导演。 上小学时我们的学习不是很紧张,可以选择一个特长,我学了二胡,还参加了学校的文艺宣传队”,郭霁红想都没想到,就是这二胡的特长,让她的人生有了新的方向。 “当时高考报志愿时,我报的是新闻专业,可在兰州高考选录面试的时候呢,面试老师看我材料里报的是新闻系,还会拉二胡,老师就说,‘你文笔不错又会拉二胡,就转学文编吧!’我说,‘文编是干嘛的?’他说,就是文艺编导。因为当时文艺广播比电视影响力要大,在当时的条件下,电视是个稀有物品,所以广播是最普及的,当时中央广播电台影响最大。广播里像广播剧、电影录音剪辑,还有音乐欣赏等这些鉴赏性的文章都是文艺编导写的。听老师这么一说,我就把志愿从新闻系改为了文艺系。”谈到当年报考志愿,郭霁红说:“选择文艺编导这个专业确实有些偶然,但是能在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并有所成就,还是离不开扎实的文学功底,以及发自内心的对文学、艺术、历史的热爱。” 其实,还在郭霁红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就对广播员满怀羡慕。“那时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每天早上六点半,大喇叭里都会传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那熟悉、清晰、浑厚、响亮的声音。”那个时候她常常想,如果有一天能去广播电台当个主持人,就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了。“毕竟,如果到时候毕业了进不了电视台,去广播电台也是很不错的选择。”郭霁红说。 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是中国广播业的疲惫衰退时期,也是电视业的速崛腾飞时期。郭霁红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从北广毕业。迎接她的,是无数次大型文艺晚会的历练以及在央视漫长的等待,等待着蓄积勃发。 央视2014春晚,总导演团队实行公开竞聘机制。2013年7月,当外界猜测“谁将执导2014央视春晚”的新闻被炒得沸沸扬扬之时,郭霁红首当其冲,成为全民拿来PK冯小刚的头号人物。其实,早在24年前,也就是1989年,郭霁红就已经开始近距离接触春晚了。只不过那时尚未毕业尚显青涩的她,还游走在场面调度、灯光舞台的设置等微小的环节之中。

从辅佐“春晚”到掌舵“秋晚”

对于当时以总成绩第一名的成绩从北广顺利毕业的郭霁红来说,被分配到中央电视台文艺部工作,是理想的选择,但是当她的大学同学在地方台拿起指挥棒“进入状态”,成为大型晚会的总导演时,颇为要强的郭霁红,还依然是春晚导演组的副导演。 这样的日子让风华正茂满怀理想满腔激情的郭霁红有些心浮气躁。然而,就在此时,她的人生又出现了拐点。 “那时我遇到了台里的一位资深导演,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电视是一项实践性累积性的工作,耐性和韧劲很重要,不要攀比,平台不一样。”郭霁红一边琢磨着导演对她说的话,一边慢慢沉下心来苦练基本功,从摄像到编辑,从文字到策划,她让自己像海绵一样,竭尽全力心无旁骛地从实践中吸收积累丰富的电视编导技巧。 1991年,郭霁红和毕福剑搭档做春晚副导演。作为当时春晚仅有的两名副导演,他俩成为总导演们的左膀右臂。 做了两年春晚副导演的郭霁红,恰逢1992年央视四套国际频道开播。由于当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在祖国大地上迈开稳健的步伐,外加通信技术尚不成熟,当时的四套信号覆盖率很低,在国内几乎看不到,即使是在当时重点覆盖的香港和台湾,也只有少数地区可以收看到。不仅如此,由于新频道开播,急缺经验丰富的新闻工作者,用郭霁红的话讲,就是“连找个人派出去采访都难”。然而,就是这样筚路蓝缕艰苦卓绝的条件,当时的郭霁红果断放弃机会众多的文艺部而毅然决然地来到央视四套,成为央视四套国际频道文艺节目的执牛耳者。 1993年3月,中央电视台在厦门举办了首届“海峡之春演唱会”,郭霁红出任总导演,在厦门现场直播国际频道第一台文艺晚会《海峡之春——两岸歌会》。这次独立执导,既让该晚会荣获第八届国家电视文艺“星光”提名奖,也开启了她电视事业的全新起点。 中央电视台做大型直播晚会,除了像奥运会、世博会这类的非常态节目,每年固定不变的,就是春节晚会和半年之后的中秋晚会。“元旦晚会也每年都做,但并不并机直播,而且播出时间也偏后。一套覆盖国内的综合频道和四套覆盖全球的中文国际频道以及九套英语国际频道,一四九这三个频道并机直播的晚会,只有春晚和秋晚。”郭霁红说,2004年,受领导委派,她开始指导秋晚工作。 “我一直记得导师的教诲。记得一次作业写一篇散文并进行配乐录制,我写的文章情感细腻,辞藻比较华丽,后来导师对我说,辞藻的堆砌是很空洞的,你可以用华丽的辞藻,但应该服务于你表达的思想。好的散文应该归纳出一些哲理的东西,看完后让人有一种感悟和启迪,文章应该有一个‘魂’。所以直到今天,我在做文艺晚会时总不会忘记这个‘魂’字。”在被问及做节目的心得时,郭霁红提到了这个至今影响着她的“魂”字。也正是在这种理念的影响下,初次接手秋晚的郭霁红清楚地意识到,与春晚相隔半年的秋晚,不能做成“小春晚”。 “每年正月十五的元宵晚会就是一个小春晚,是春晚的附属晚会,用来公布评选出的春晚上最好看的歌舞节目相声小品之类,春晚和元宵晚会是配套的。而中秋晚会,有它独特的个性和存在的必要。”郭霁红说,中秋节需要的是团聚的气氛,但并不一定非得千里迢迢万里迢迢回家围坐一桌。“中秋节是一个温情的节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因此,晚会的氛围特别重要,同时浓浓的乡情乡愁便于联络海外华人华侨的情感。” 因为做过春晚副导演,郭霁红非常清楚指导晚会的思路以及整个晚会的运作和操纵过程,这让她对秋晚承载的意义以及节目的目标观众认识深刻。“除了明确地意识到秋晚区别于春晚外,我还要考虑晚会的目标观众。”郭霁红说,负责秋晚的央视四套,其目标受众群就是海外的华人华侨,以及喜欢中国想要了解中国的外国人。 要让外国了解中国的现状,就要把真实的中国反映给外国观众。当然,秋晚是一四九并机直播的,因此,也要考虑占相当大比重的中国观众。经过缜密的思虑,郭霁红决定将现场搬出演播室,用文艺的方式让大家目睹真实的中国。“不能让观众有虚假的感觉,就必须现场的歌舞融入真实的山水景观景象中。” 2004年9月28日,上海黄浦江畔,央视2004年中秋晚会——“浦江月?中华情”大型直播晚会的主会场,像一艘蓄势待发的大船,停靠在黄浦江边,和浦东的摩天大楼交相辉映。月圆之夜,海内外的流行巨星和杰出华人华侨欢聚在明珠塔下,形成世界华人真情相融的中秋大聚会。 由郭霁红执导的“浦江月?中华情”这场全球直播的中秋晚会,在成功吸引世界目光的同时,开始将中国晚会逐渐推向世界舞台的巅峰。 从春晚到秋晚再到元旦晚会,从副导演到总导演,央视各类节庆的大型晚会她都曾执导过,但在全国所有文艺演出的导演中,也只有郭霁红把晚会带到了国际电影节上,并且拿到了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的最高奖项。

把中国春晚推向世界舞台

美国当地